欢迎来到 中国真相私家侦探社有限公司 网站
成功案例
    无分类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子女行踪调查案例-真相私家侦探社

2017/9/1 17:57:21      点击:
    踏着夕阳,开服装加工厂的王老板开着大奔来到了福新路上的一个公寓,接待他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王老板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沓钱丢在桌上,中年男子交给他一份密密麻麻写满字的调查表,王老板看了一下,舒了一口气。


  戴墨镜的中年男子是私人侦探,王老板请他调查的既不是他的老婆,也不是生意场上的对手,他要调查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用2万元换来了一大堆儿子的网上聊天记录。


  读高中的儿子


  经常凌晨两三点回家


  去年7月开始,某省某服装加工企业的王老板出差回家后,听老婆说,正在读高中的儿子经常凌晨两三点回家。老婆跟儿子谈了好几次,儿子总是敷衍了之。老婆大致打探了一下,知道儿子经常在夜店出现,但是因为没有确凿的依据,不知从哪里下手找儿子谈。


  一次偶然的机会,王老板的下属说可以找私家侦探来查查孩子究竟在干什么?“只要儿子不吸毒,不做犯法的事,我就可以安心一些。花个几万元,调查儿子究竟在干什么,再对症下药,请个私家侦探吧。”王老板听从了下属的建议。


  王老板按照中国真相私家侦探社有限公司的要求,把孩子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近期照片等相关资料交给了对方。侦探告诉他,他会跟踪孩子的行踪,收费为每天3000元。


  三天后,调查有了初步结果。侦探说,孩子经常在放学后出现在一家能够提供无线上网的会所。五六个朋友挤在一个房间里打游戏、交网友,闲来无事唱唱KTV。由于侦探提供的信息并没有王老板担心的吸毒等犯法情况,王老板松了一口气。侦探说,如果需要更详尽的资料,他们甚至可以“弄”到一份孩子上网聊什么、玩什么的所有内容。


  王老板觉得有必要,私家侦探继续工作。


  一周后,王老板拿到了孩子和网友的聊天记录,内容有些劲爆:平时在家有些腼腆、不太爱和父母交流的儿子,居然习惯性在聊天中跟网友使用“亲亲”、“爱爱”等肉麻词语。但让王老板喜忧参半的是,虽然孩子爱滥交网友,但在聊天记录中他和网友并未提及见面,至少这种行为还没有延伸到现实生活中。


  调查就此结束了,王老板决定找儿子谈谈,当然还需要一个心理医生。


  家长多数有钱


  且学历很高


  今年以来,家长花重金请私家侦探社调查子女开始流行起来,调查服务公司称这项业务为“子女课外行为监管”。


  私家侦探公司这样描述这项业务:“随着社会的日益发展,网络、通信及各种传媒手段的无孔不入,使越来越多的社会不良风气像一棵毒草迅速蔓延到校园,加之子女早熟又已经成为社会上的一种普遍现象。子女每天的动向、交友情况以及课外时间他们去过哪里,与哪些人接触成为父母亲最为关心的问题。我们提供的子女监控是一种帮助父母亲更加关心子女身心健康的手段。”“调查您的子女是否吸毒、早恋、迷恋网络游戏、网恋以及成绩下滑的原因,是否有不良交往。及时掌握子女情况及时救助。对子女的暗中监护,通过互联网(QQ、MSN、ICQ、网易泡泡等)方式进行的网络交友和网恋,对对方的真实情况、感情进行调查、跟踪、记录、取证和汇报,防止感情和精神上的上当受骗。以上调查细节,本公司将以书面和影像形式提交委托人。”


  私家侦探公司的收费标准虽然根据当事人提出的要求而定,但是“子女课外行为监管”项目首先要做的就是行踪调查,而光行踪调查的收费标准就是每天3000至4000元,几乎一查就需要一周或者十天以上,也就是近两万元起步。之后接收的“侦探”会根据调查的情况帮客户设计调查方案,来继续开展工作。


  真相私家侦探社公司向经理说,调查孩子的业务正在逐渐增多,客户让他们调查的孩子不是去了“黑网吧”玩网游,或者去呼朋唤友跑去夜店HIGH,虽然他们大都是未成年,但有些孩子和朋友一起去玩时都开着名车。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调查员说,查案时他曾看到过法拉利、保时捷,甚至还有兰博基尼。圈子里都是这样的人,孩子身上带着没有限额的信用卡,有的是家长的附属卡,有的就是家长的信用卡,当然偶尔还会有一些‘干哥哥’出来帮他们付钱。”


  中国(福州)西子商务调查服务有限公司的市场部主管王先生说,公司成立四年了,“子女课外行为监管”开设于两年前,虽然这个项目只占所有业务的十分之一,但是很明显,这个业务在逐年增长。目前福州市场的数家调查服务公司,“子女课外行为监管”这已成为公司必备业务。


  真相私家侦探社公司在2012年就开设了这个业务,一开始没生意,但是今年前5个月,客户已经是去年一年的总和。委托的家长客户都拥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学历比较高。


  多家私家侦探公司负责人称,调查对象全是未成年人,他们很少与家长交流,彻夜不归的原因主要是迷恋网络、早恋、吸毒,其中迷恋网络的比例最大,占六成。


  接手过几个项目的“向侦探”说,做行踪调查时,追踪到的孩子几乎清一色去了黑网吧,很多孩子都是未成年人,这些孩子没有身份证登记,只要付了钱了想玩多久就玩多久,甚至夜不归宿。“我们仅限于调查,把真实的情况反馈给家长,最后解决问题还靠家长自己。”


  调查员遇到孩子的保镖


  差点被打


  记者采访的多家私家侦探公司都不愿意透露用什么方式来获取这些孩子的“隐私”,他们称之为”商业机密“。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调查员这样描述,首先要进行的就是行踪调查,这个项目必须要知道孩子去了哪?在知道孩子的去向之后,有两种方式进行网络监控。


  他说,比如在追踪到孩子去了哪个网吧上网,他们会找“技术人员”从这台电脑上获取孩子的聊天记录,以及其他资料,进行内容复制。


  还有一种方法,他们在调查后知道了孩子上网玩什么后,变身虚拟网友跟对方谈话,在知道对方IP后,通过聊天从而“盗取”他们的“隐私”。


  记者向私家侦探公司核实这些操作方式时,调查公司负责人都表示,这是他们自己的办法,不能透露。


  向侦探说,能开私家侦探公司,后面的技术都很过硬,这种渠道不说也心知肚明。其实去黑网吧调查,只要明确表示自己的工作,网吧一般都会配合,他们也怕惹事,到时候被举报了接待未成年,损失更大。


  做过此类调查的调查员都表示,他们追踪的对象因为都是未成年人,比较嫩,一般不太会怀疑。以网络监控为例,王侦探说,孩子很爱在网上交朋友,化身成陌生人获取他们的信任,他们不会有疑心,“毕竟我们跟他们不是一个台阶的”。


  但是有时候遇到了“台阶”,一位调查员说,有一次去一家高档会所的VIP包厢,碰到一个既是其中一个孩子的司机又是负责保护安全的保镖,当时因为不方便透露身份,就差点被打,还好身手敏捷,能够顺利脱身。这位调查员说,相比接手诸如婚姻调查等其他项目,调查孩子还是安全很多。


  记者调查:


  孩子反对成为被调查对象


  记者在某省某中学初三年级班上做调查。这个班级共有学生45名,男同学22名,女同学23名。他们在回家后有固定的上网时间,每个人都有QQ、MSN等聊天工具,甚至大型网络游戏的账号。但是这些网络账号,家长绝对不会知道用户名和密码。许多学生表示,他们也有隐私。


  “如果家长问我要这些密码,我不会给,不是有什么秘密,只是感觉怪怪的。”已经被学校保送的周同学说。班上的男同学经常五人一组,六人一队去玩“魔兽”等大型网络游戏,他们表示在网上不仅可以相互打斗,更可以在网上跟陌生网友聊天,因为担心太迷恋上网被家长责骂,因此绝对不会把账号和密码交给家长。


  当被问到如果自己的父母请私家侦探调查自己,学生们纷纷表示不能接受,有学生说,这样的家长太可怕了。